第250章 不会聊天(1 / 2)

庄亲王见庄亲王妃要走,着急地从床上坐了起来,喊道:“妖妖,你等一下。”

庄亲王妃的脚步猛然顿住,她愣在原地,半晌没回过神儿来。

妖妖?好久没听到这个名字了,也好久没人这么叫她了。

是啊,她叫妖妖,这是她的名,如果今不是庄亲王叫起,她差点都忘了她还有个名,甚至她的大名她都要忘记了。

自打入主庄亲王府成为了庄亲王妃,人们见到她都恭敬地叫一声王妃娘娘,这么些年来再也没人叫过她的名。

她也曾年轻过,她也曾美丽过,她也曾真烂漫过,她也曾对爱情充满了美好的幻想,可这一切全让她的丈夫给毁了,他毁了她的人生,毁了她的一切,甚至,连他们的孩子他都不准备放过。

庄亲王妃闭了闭眼,“别这么叫我,我早已不是当初的妖妖,你,也不是当初的你了。

王爷,如果没事我就先出去了,你好好休息吧。”

庄亲王迈着坚定的步伐走出了庄亲王的卧室,身后的男人再也没叫她一声,也许他内心曾呼唤过,但那又怎么样?都过去了,她再也回不了头了,他们的关系也再回不到过去了。

就这样吧,只当对方是熟悉的住在一起的陌生人。

看着庄亲王妃离开的背影,庄亲王痛苦地捂住了心脏部位,他知道,庄亲王妃这么一走,就等于走出了他的生命,他和她再也回不到过去了。

回想当初庄亲王妃刚进门时他眼也有惊艳,可这惊艳很快便消失了,因为他想起了与他青梅竹马的表妹,那个柔弱、一心依靠他相信他的女人。

和表妹相比,庄亲王妃无疑更具魅力,她漂亮、大方、温柔、体贴,对他对他的表妹都很好,她细心地照顾着他的表妹,将整个王府打理的井井有条,她多才多艺,也曾艳冠京城,当初的她也曾是京城的四大美女之一。

庄亲王府自打她入主以后便多了很多的笑声,他总是不自觉地被她的笑声吸引,想着她为什么总有那么多开心的事,不管遇到什么困难都能笑颜以对。

可是不知从何时起,她不再爱笑,她的脸上多了此许忧愁,见到他时总是嫌恶地皱眉,整个王府因为失去她的笑声而变得越加冰冷。

是见到他写情诗给表妹开始的?还是撞到他抱着表妹在她的房里喝酒?亦或是他聚了表妹进门之后?

他记不清了,总之她的笑容不见了,等他从柔弱的表妹房里出来时再见她便是一副死人脸,脸上永远挂着嫌弃和恨意。

再然后整个王府在他一气之下交给了表妹打理,而他的发妻却怀着孩子躲到了后院最偏癖的院落,依靠着自己庞大的嫁妆安心过自己的日子,很少再出现在他的面前。

不过一年的时间,她和他便形同陌路,再也没有了温情。

一年后他们的孩子出生了,然后呢?他只记得他很高兴,想去后院看看她和孩子,却因为表妹崴了脚而临时拐去了表妹的房里,等他第二再想去看孩子时,她已经回了娘家做月子,整整一个月都没见到她和孩子一面。

出了月子后,她和孩子回来了,他当时很高兴,为了孩子大摆宴席,可她却没有出现,只有奶娘抱着孩子让他见了一面,而后又抱回了她身边。

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他没能再见到她,她的院落从来不许他进入,可孩子却随时都可以见,他从孩子的嘴里知道了关于她的点点滴滴,可她的世界里却没有他。

之后因为他们的孩子意外掉进了水塘里她暴怒,强硬地收回了管家权,就连他话也不好使。

那是她第一次威胁他,她,“不想你的女人无声无息地死在后院里,就将管家权交给我,否则,你能娶她进门,我就能送她出去,生死不论,不信你就试试。”

他妥协了,不是为了表妹,而是因为她终于肯走出那个的院落了,他又能见到她了。

拿到管家权的第一件事就是让儿子学会了游水,等儿子学会了,不等他要求几个儿子也跟着学时便迅速地将府里的水溏给填了,美其名曰,几个孩子还,怕再有若下去,万一淹死了后悔都来不及。

听到这话他是想辩驳的,可是他身边那个蠢货却吓的连忙抱住了她的儿子,什么也不让儿子下水,他想劝她,却被她抱着大腿哭了一整夜,最后没办法了只得做罢。

他还记得他同意填溏时她眼中的嘲讽,像看蠢货一样看着他和表妹,那种眼神至今难忘。

至此以后关于王府后宅的事他学会了闭嘴,并且严重警告表妹不要惹到她,每按时请安,做一个乖巧懂事的妾,否则就是他也保不住她。

那个女人信了,或者是怕了,因为他的妖妖看她的眼神带着杀气,那是恨之入骨的杀意,她想杀她。

意识到这一点,那个胆的女人退缩了,只是她也不甘心,也曾作过几次妖,可惜了,她遇到的是妖妖,精明的妖妖又岂会让表妹得逞?一次次失败后的惩罚让表妹终于消停了,不敢再作。

她胜利了,她不但拿回了管家权,还将在表妹管理下变的一团乱麻的王府再次理顺,把依靠王府吃饭的表妹家的亲戚全部赶了出去,而当他拿到王府帐册时看到帐面上连年亏损的红字,他脸色涨红,差点一巴掌拍死那个蠢货。

表妹家的亲戚大多是她姨娘家那边的,什么表哥表弟表姐妹都是一大家子一大家子的在王府吃喝,吃穿用度全是王府在出,而且这些人还管着王府的一些营生,铺面上的大掌柜几乎全换成了这些人。

而这些人又哪里会管什么铺面?每进帐出帐都弄不明白,只知道从帐面上拿银子去花销,其结果就是王府入不敷出,全靠以前的老底撑着,就连王府里的库房都让这些人给搬的差不多了。

还好这些铺面只是王府表面上的财产,是皇家登记在册的,如果连暗中的铺子和营生也交给那个蠢女人,他得多久才能完成他的梦想?

到了此时他才意识到,他的妖妖是多么的能干,而他一心想娶回家的表妹又是多么的蠢,两人根本没办法比,一个上一个地下,一个是上的仙女,一个是地上的无知妇人。

他失望,他彷徨,他无助,他……后悔,只是来不及了,大错已经铸成,再也回不去了。

庄亲王满脸泪痕,轻轻地闭上了眼睛,因为前方已经没有了她的身影,她早已走出了他的院落,也走出了他的世界。

庄亲王死死地抓住被角,咬破了下唇。

他不甘心,她是他的妻,她曾经是他的,他想挽回这一牵

只是,还来得及吗?

王府里的表妹是她心中的刺,想拔除她哪有那么容易?毕竟她也是他四个儿子的母亲啊!他总不能让儿子失去母亲吧?

表妹将青春都给了他,他已经辜负了一个女人,难道还要再辜负一个?

他承认,他早已对表妹失去了所有的耐心,对她失望透顶,但他却从没想过要杀她,她也曾是他年少时美好的回忆,他不能抹杀她的存在。

最新小说: 噬金星主 我在港岛当道士 摊牌了,我真是大明星 穿越者之灾 古天剑决 崩人设后我成了人生巅峰 幻想现实化系统 万世之侠 宿主她专注种田 左梧桐燕祯